• 有创意也有需求并不够,你还需要一个设计师!
  • 【字号: 】【打印
  •   真正好的设计,是用独特的视角和智慧不断修正生活里各式各样的漏洞,为生活提供美感。

      设计师米奇·考波尔在那本1990年出版的《软件设计宣言》里说: “设计师之所以受人爱戴,是因为他们掌握了人们想要的某些东西。”

      本届紫金奖的主题是“创意创造价值,设计改变生活”,我们试图让更多人意识到创新设计的力量以及与这些创意走得更近,让艺术从玻璃柜、展台那些高大上的地方走进普通人的“柴米油盐酱醋茶”中,满足中国消费者要生活的既美又好的要求。

      作为《百工造物》创新非遗手工艺发起人,马聪已经是第三次参加紫金奖。相较于往年更多的是设计的展示,今年的紫金奖对于生活角度的介入变得更深。

      对于今年现代手工艺创新设计装饰类“以书房组合设计和公共装置艺术为主,突出不同风格,注重品味生活”的“命题作文”,马聪并没有“戴着镣铐跳舞”的拘束,他认为这是为设计师们亮起了一盏指明灯,指导他们的方向—为生活服务

      

      

      “需求与制造要接轨,设计师就是这纽带的联结者”

      人们已经习惯了出现在高大上的展馆中,隔着厚厚的玻璃,看表演或看热闹,拍下照片发朋友圈。“现在双方之间产生了联系,在受众参与的过程中,这场活动变得更加有价值。”马聪对这一届的紫金奖充满了期待,他认为“紫金奖”让他看到整个行业在试图向百姓的生活靠近的努力。

      这种创新设计让非遗与当代生活发生了关系。在马聪看来,由生产制造端与需求端构成的闭环中,需要设计师充当纽带,来完成双方意向的统一。

      “很多时候工艺美术师们没有想清楚他们为何要做,或者说没有找到行业的痛点,但是这次的“紫金奖”找到了这个痛点。”马聪说。“需求与制造要接轨,而设计师就是这条纽带的联结者。” 

     

      “我们要得风气之先,让自己先时尚起来。”

      马聪认为传统手工艺的沿袭是需要做到“活化”,当真正做到既能满足“审美”的属性又能满足“实用”的属性的时候,手工艺就不必再需要“保护”。由这种喜欢产生需求,需求又创造了市场,这样的链条和循环过程是马聪希望看到的,因为这样设计师才算是完成了对非遗的“动态传承”,而非将它们束之高阁只供仰望的“静态传承”。

      

      可贵亦不贵,在需求和制造中间,是设计师和创意制造的平衡

      “设计师并不是艺术家,只要抒发自己的内心就可以了,他们需要考虑用户的需求度身定做。”马聪说。参与到紫金奖中来,成为呈现了他的思考的一个角度,而这种思考还需要被放到更大的环境里面,引入更大的空间,走入人们更多的生活场景之中,“创意设计不要‘不明觉厉’,而是要让它与生活真正联系起来,让人们真正认识它,才能创造真正的价值。”

      而对于受众来说,创意设计真正走入市场还需要拥有一个更优惠的价格。为此,马聪特意将作品设置成“可用阶梯价格材料实现”的模式。“审美这件事情是不分贵贱的,因为所有人的审美态度和生活追求是一致的,所以我们既需要解决审美,也需要解决价格的问题。”马聪说。下一步,他想要做的,是助力创意设计的生活化,不断将之推广,让更多的人了解,同时也不断推动其产业化,以便真正做到将非遗“活化传承”。

      我们常常因为美丽的创意而感动,原因就是,你知道,终于找到了你想要的,你也知道,你的明天变得更好了。